夭海棠

醉后不知天在水,满船清梦压星河。

浪花摧毁它无止境的雕像
周而复始的迷人过客
它的死亡开花

《Everything & Nothing》

Ran-dom International

往好了想,在泥石流裡順利存活下來的我們,必然有摧心剖肝後的頓悟,必然有山窮水盡中的孤勇,必然有置之死地的後生。瀕死是大不幸,而大幸是,在今後的幾十年內身處同類絕境時不必重蹈覆轍。